异径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异径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外媒中国滋生新一代影子银行

发布时间:2021-01-25 10:15:10 阅读: 来源:异径管厂家

外媒:中国滋生新一代影子银行

北京时间12月30日上午消息,据《华尔街日报》撰文报道:  坐在空荡荡的棒约翰披萨店里,房地产开发商杨博群(音)说他最终会搞定他借来的1.5亿元人民币,这笔钱被用来在浙江金华市修建一个五层的商场。  但这个商场的租户只有一家宾利汽车经销商、一家电影院和这家披萨店,而他需要为贷款支付40%的利息。原因是:当建筑成本飙升,银行不再愿意向他提供贷款。  于是,杨博群向中国信贷控股有限公司求助,后者是中国成千上万家影子银行之一。他拿到了钱,但现在中国信贷让他还钱。  中国信贷的董事长兼执行董事丁鹏云在香港的自家酒行接受访问时表示,“我是在放高利贷,但我是合法的。”他捏起拳头,说他曾威胁杨博群:要是还不起钱就要拿走其商场的一部分。  杨博群支付了500万人民币,并承诺会很快还上另外2500万。  在中国的影子银行家中,丁云鹏是少见的强硬派。随着中国政府试图约束传统银行,该国的影子银行业开始加大向企业和家庭贷款的力度。很多分析人士和投资者担心,中国放缓的经济会引发一场债务危机,但影子借贷业务还是在不断壮大。  根据高盛的数据,在过去五年间,企业和家庭贷款占该国GDP的比例已经上升至接近60%。摩根大通分析师指出,从2010年到2012年,银子借贷规模已经翻了一番,达到36万亿元。中国人民银行的数据显示,在今年的前10个月,银行贷款只占据了该国贷款总额的53%。  影子银行业包括信托公司、典当行、民间信贷机构、小额信贷机构、以及像中国信贷公司这样的公开上市公司。这些公司经常使用不被传统银行所允许的借贷手段。一些经济学家称,影子银行业的兴起增加了风险贷款的数量,推高了房价,让中国的信贷狂潮进一步恶化。  41岁的丁云鹏说,像杨博群这种需要完成开发项目、但无法从传统银行获得贷款的开放商是其最常见的客户。截至6月30日,该公司账面上的贷款数额约为8.167亿元,在2010年只有3.038亿。  丁云鹏征收的利息是中国监管机构规定的最高额度——为基本贷款利率(现在是6%)的四倍。在加上咨询费等支出,每年的借贷成本高达50%。  光脚穿着休闲鞋的丁云鹏表示,“我们不向自己的朋友提供贷款。”他摇晃着酒杯,里面盛着木桐酒庄的1985佳酿,他私藏了5万多瓶。  “我们不得不假定这些贷款大多数时候都是坏账,”他说。“以每月3.3%的利息,他们怎么会是好人。”  丁云鹏说,他试图满足那些不能从传统银行业获助的客户的需求。传统的国有大行主要向大国企提供贷款。  “要获得银行贷款需耗时数月,你要招待他们吃饭唱歌,还要耐心等待,但依然没有保证能拿到钱,”他说。中国信贷的贷款周转时间大约是两周,其典当行许可让其可以把房地产作为抵押。  丁云鹏的父亲以前在上海做房地产开发,他曾在威斯康星州的伯洛伊特学院学习经济,但学了两年就离开了。他之前管理着一家移动通讯公司,后在其家庭成为中国信贷的控股股东后加入了该公司。中国信贷的总部位于香港。  该公司的贷款资金来自2010年的上市筹款和在过去两年间的债券销售,此外还有国有的上海新华出版集团的投资。  丁云鹏对其贷款策略毫不避讳。2010年,上海房地产开发公司玉湖投资在上海郊区青浦修建了一栋26层的办公综合区。该项目自2011年来一直闲置,如今开发商想要将其改造成养老院。  玉湖投资在2011年以该楼为抵押向中国信贷借入了6000万元,但丁云鹏不愿接受这座离上海市中心40千米的空置楼房。  当玉湖投资在今年初拿不出钱还债时,中国信贷威胁要提起上诉。玉湖因此同意以折扣价向中国信贷出售其在上海的一项商业房地产。  丁云鹏谈起那些不能还款的借款人时说,“这是增加利润的好时机。我们用的是典当行的思维方式:我们希望你不要再来赎回你的劳力士。”  中国信贷现在持有大约7410万元的过期贷款,相当于其总贷款组合的9.1%。丁云鹏说他不认为这些贷款是坏账,因为他能轻易收回作为抵押的资产。  投资者对此并没有那么自信。对信贷质量的担忧拉低了该公司的股价,其股价在上周五收于0.65港元,和其2011年5月的峰值1.51港元相比下跌了57%。  随着中国房地产市场降温和房地产贷款机构之间的竞争加剧,中国信贷正在把注意力转向影子银行的另一部分。丁云鹏正在重庆市拓展其小额信贷业务,其贷款额度最高为25万元,且不需要抵押。  这样的贷款通常被用于婚礼、购车、小公司和购房首付。  丁云鹏表示,对这类贷款的需求“疯狂增加”。中国信贷提供的小额贷款通常需在一年内偿付,利率为大约2.8%每月。  “每月工资1万的人也需要贷款,”他说,“房地长领域最终会被吸干,我可不想吸他们的血。”

河北长袖衬衫订制厂家

棉服订做

天津订制工装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