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径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异径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卧牛山下人与牛-【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24:34 阅读: 来源:异径管厂家

艰巨使命

长江北面有一座蜿蜒百里的大山,远远望去就像一头卧着的巨牛,于是人们就叫它卧牛山。山脚下有个小山村,名叫卧牛村,错错落落住着近百户村民。如今,这个偏僻山村可不偏僻了,青山绿水,景色宜人,一条公路直通县城,村民们靠着大山吃大山,已在向小康迈步了。然而,这里的人谁也没有忘记,五十多年前这里发生的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那是40年代初,卧牛山一带是八路军根据地,八路军一所医院就设在卧牛村。这年春天,当麦子刚刚返青时,日本鬼子大扫荡开始了,村里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每天都有不少八路军伤员被送进村里的那所医院。那时生活十分艰苦,伤员缺少营养,医院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头黑白相间的花奶牛。那牛是外国种,高高的,大大的,两只大**像皮桶,有流不完的汁。有了这头牛,伤员们就不愁营养了,这牛是伤员的命根子,因为这,村里人对它充满了神圣的敬意。

仗打得越来越激烈,越来越艰苦,不多久,就隐隐听到了日本鬼子的炮声,部队被迫要暂时撤退,医院也要随之撤走。临撤离时,部队首长紧握着村长老七的手,请他把一些无法带走的伤员和物资给掩藏好,特别关照要千方百计保护好这头大奶牛,说这头奶牛是外国友人专门送来支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宝贝。

老七当了多年的抗日村长,虽说是快花甲的人了,身子骨倒极硬朗。部队撤走后,他带领村民掩藏好物资,安排妥伤员后,却望着这头被部队和村民们奉若神明的大花牛犯了愁。一头大活牛,没处掖,没处藏,就算找个地方藏起来,它还会叫,万一它一闹一叫,让鬼子发现了,那后果就不堪设想!

为了藏妥这头八路牛,村妇救会主任三嫂也急得抓耳挠腮,愁得双眉紧锁。这会儿,她急匆匆从山上下来,找抗日村长商量来了。

三嫂是个三十岁不到的农村女子,高挑个儿,一头短发,精明干练,利索直爽。当她风一般地跑到山腰时,猛地看到村里的老四往山上背草料,她心里一动,想起了几年前老四为了躲鬼子,给他那头牛在山背处修过一个山洞。那一次鬼子进村,抢走了全村所有的牲口,正在大家为此伤心欲绝时,老四牵着牛,一脸得意地从山上摇摇晃晃下来,当时三嫂见了,气得暗暗骂他断子绝孙。眼下见老四往山上背草料,三嫂料他准是又把牛藏进山洞里了。这么一想,她便悄悄跟在老四后面,一直跟到了山洞口。三嫂想和老四商量商量,在洞里给八路牛留个位置,但刚要张口,突然又止住了。为啥?原来她和老四有一段过节呢。

说到这个老四,在卧牛村也算个人物。他矮且瘦小,是个蔫头蔫脑、快五十岁的半老头,平日里只顾自家那头牛,对啥事都漠不关心,村里人都说他死落后。三嫂七岁时,家里大人做主把她说给老四当老婆,按当时当地行情,最好的闺女也就是两口袋棒子彩礼钱,可三嫂爹说老四比他闺女年长二十岁,非要两口袋豆子。老四虽觉得心疼,但为了说个老婆,咬着牙出了。后来三嫂长大了,八路军来了,整天反封建,反包办婚姻,三嫂跟着开会,头发剪了,裤腿松开了,还参加了妇救会,就坚决不肯嫁给老四了。后来,三嫂在区上开会时认识了这个村的三喜,三年前嫁到了这个村,论辈分,还当上了老四的三婶娘。老四想起这事儿就气得睡不着,他觉得三嫂存心坑他,给他难堪,害得他至今仍打光棍。

这就是老四与三嫂的过节,而且老四至今耿耿于怀,三嫂觉得自己去找他准碰钉子,得让村长去说。这么一想,她等老四回了村,就一溜轻烟似的跑进村长家,说:"村长,村长,我看见一个好洞子,正好藏八路牛!"

村长一听,马上跟三嫂上了山,一看那山洞果然好,不但地处隐蔽,而且山洞上下前后杂草荆棘丛生,遮着洞口,陌生人即使打洞前经过,也发现不了这个洞。村长乐得在洞里颠颠直转,嘴里说着:"天意,天意啊,是老天爷给八路牛安排了这么个藏身之地!"

三嫂笑道:"什么天意,你看看那堆草料。"

村长一看,吃了一惊,问:"是谁家的?"

"老四家的。"

一听到老四的名字,村长更吃惊了,他愣愣地望着三嫂说:"你……你是叫我去找他?你这不是叫他抽我这张老脸吗?"

三嫂嘻嘻笑着,说:"我把这洞指给你了,张不张口可就是你的事了。"

村长呆了呆,转身和三嫂下山回村,一边走一边想着老四的事,不断地叹着气,喃喃道:"唉,你说说,这叫我怎么向他张口呀?"

不过借个山洞,村长为啥难向老四张口呢?说来其中确有原因。那年三嫂拒婚时,老四已快四十大几了,当时他不甘心这婚事告吹,他要作最后努力。于是,他身揣全部家当,共十块大洋外加半匹布,和媒人来到三嫂家,结果没见到三嫂,还被她村里的妇救会员围着羞辱了一顿。老四又气又恼,一跺脚,赌气往回走。路上经过一个集,看见一头没长熟的小母牛,身上毛软软的、稀稀的,像个丑丑的黄毛丫头,可它一双眼睛大大的,黑黑的,好像还含着滢滢泪水,显得孤独而忧伤。老四不由蹲在小母牛跟前,小母牛就用潮湿而悲哀的目光定定地看着老四。老四伸出手去,它就伸出了长而温软的舌头,在他手上舔,舔得老四的心直打战。他问了价,就把全部家当给了人家,从树上解下了牛缰绳……

没有女***子,大多过得不像个日子,老四也不例外。但自从有了这头牛,老四就不一样了。他把自己那两间破房子重新修了修,把门开大了,让牛也住进屋里。晚上,老四躺在床上,牛卧在他床跟前,听着牛咀嚼的声音,他就觉得睡得踏实舒坦;夜里,他被牛那软软的舌头舔醒时,就抱住牛头,心里就痒痒的,甜甜的,稍稍带着一点儿辛酸。每每抱着自己牛的头,他就想明白了许多事。比如女人,老四想:要女人干吗呀?女人靠不住,靠得住的是牛。

村长是知道这些细枝末节的,更知老四对牛的感情,现在要老四把石洞让给八路牛,这咋向他张口呀!然而,村长尽管觉得难向老四张口,但鬼子的枪炮声却越来越近,听说鬼子这一两天就能开到这里,不张口也得张口呀。这天晚上,村长喝了一碗汤,拿起烟荷包,一低头进了老四的家。

人一进屋,一股牛骚味就扑鼻而来,呛得他直哼哼,再一看,只见老四蹲在灶旁,正和他的牛脸对脸地在吃饭。牛吃草,他喝汤,面前摆着一碗煮萝卜,吃一口,喂牛一口,嘴里还在轻声嘟哝着:"吃呀,乖,你尝尝。傻丫头,咋比人还挑哩,这饭还嫌孬?鬼子来了,你连这也吃不上呢!"

村长一听这是个茬口,连忙插上去:"是啊,鬼子来了就没好日子过了,幸亏部队在这儿,咱才过了几年好日子。"

"这话不假。"老四边说边招呼村长坐。当然,他根本没领会村长话的意思,继续逗他的牛。

村长从荷包里摸出烟叶,装好、点燃,深深吸了一口,说:"老四,鬼子要来了,知道不?"

"我咋不知道?我又不聋。"

村长继续说:"部队走了。"

"不是过几天就回来吗?"

"部队留下的东西叫咱帮着藏藏。"

"分给我的二百斤粮食,我已给埋藏好了,保证万无一失。"

"不光是粮食,还有一头牛呢。"

一听到牛,老四双手一摊说:"那玩意儿难办,一头大活牛,往哪儿藏呀?"

村长等的就是他这句话,赶紧接口说:"你不是在山上有个石洞吗?把八路牛藏那儿吧。"

一听这话,老四"噌"的一下站起来,小眼睛瞪得圆圆的,盯着村长好半天,才说:"那洞子太小,只能藏一头牛。"

村长故意装傻:"我知道,八路就留下一头牛,正好。"

老四嚷道:"那我的牛呢?"

"那可是八路的牛呀!"

老四不说话了。憋了半晌,才喃喃道:"就不能找个别的地方藏藏?"

村长大声说:"你说,你说说,往哪儿藏?"

老四不响了,一会儿怔怔地望望自己的牛,一会儿又怔怔地望望村长,脑门上冒出了颗颗汗珠。村长也不说话,别过头,猛抽烟,一副很气愤的样子。

就这样,两人沉默着,僵持着,过了好半晌,老四才怯怯地、小声地说:"村长,你让我再想想,你让我再想想。"

村长一脸严肃地说:"好,你再想想。不过,老四,人不能忘恩负义丧良心,想想你这几年过的好日子是谁给的?想想你前年昏倒在山上,是谁背你回来的?是谁给你治病的?你想吧,想吧!"说罢,村长昂然出门而去。

剑决天下游戏

天庭战争

潮爆战纪最新版本

128彩票软件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