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径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异径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的人生定数

发布时间:2021-01-22 10:37:06 阅读: 来源:异径管厂家

人生其实很简单。

无论是魂牵梦绕的地方,还是刻骨铭心的岁月;无论是一生难忘的朋友,还是不共戴天的仇敌;无论生活中的贵重物质,还是受益匪浅的书籍;无论是颇感欣慰的成就,还是痛心疾首的惨败……这一切如果用数字来表示,多数不超过两位数字。这大概就是算命先生常说的人生定数吧?

下面,以我个人为例,逐项进行盘点,借以确定我的人生的数字。

与我有关的地方:

这是我生命徜徉过的难以忘却的空间。

1、辽宁省海城市西四乡刘家村——我出生地,读初小的地方;

2、辽宁省海城市西四乡郭家台村——我读高小的地方;

3、辽宁省海城市牛庄镇——我读初中的地方,在那里我第一次看到汽车;

4、辽宁省海城——我读高中的地方,在那里我第一次看到火车;

5、吉林省长春——我读大学以及随后任教的地方,是我大半生安身立命、娶妻生子的地方;

6、日本船桥市——是我东渡扶桑、插一年零三个月“洋队”的地方;

7、珠海——我发挥晚年余热、幸运与遗憾参半的地方。

与我有关的岁月:

这是我生命经历过的刻骨铭心的时间。

1、我的生日、父母的生日、妻子的生日和孩子的生日,无论对活着的还是故去的,都是令人晦气的岁月,全都忘却吧!

2、父母、妻子、哥哥、姐姐和两个妹妹的忌日,虽然不想忘却,但又很怕想起,一旦想起就钻心刺骨的痛;

3、1987年5月25日晚7时,那是我海外归来,载誉还乡的日子;

4、2005年10月21日下午4时,那是我背井离乡,跻身南国珠海开辟人生第二战场的日子;

与我有关的朋友:

这是我一生中崇拜、心仪和感激之人。

1、苏万生——我的小学时代的学兄,此人绝顶聪明,是我无限敬仰的偶像;

2、王若珍(化名)——是中学时代的女同学,我们初中同班、高中同校,是争夺前茅的敌手,我们互相间从未说过一句话,但是,直到今天,我还惦着她;

3、孙荣先——是高中时代的大哥,对我关怀备至、没齿难忘;

4、中田昌宏——我的日本朋友,他的友善和品性,使我无法理解当年为什么会出现穷凶极恶的日本关东军;

5、诗星——我们是学术原始森林中濒临灭绝的物种——两个沾满书传统大学卷气的猩猩,我们以“破帽遮掩过闹市,管他冬夏与春秋”的超然的心态,横眉冷对践踏高等教育的TMD。

与我有关的敌人:

这是我生活中最不希望遇见之人。

常言道“朋友百个不嫌多,敌人一个也不少”,本人一向勇公仇,祛私隙,在秉公从事中,可能得罪过人,但我可以向毛主席保证,决没有因个人私情,与他人结怨的事例。所以,对我来说,表面的敌人可能没有,但愿没有;但我不敢说,背地里没有暗藏的敌人,那是我防不胜防、无可奈何的事。

与我有关的物质:

这是我消费贵重物质的总清单。

手表(连丢带坏)大约3——4块;自行车(连丢带坏)4辆;解放牌缝纫机一台;北京牌收音机一台;熊猫牌9寸黑白电视机一台;23寸长虹彩电、29寸日历彩电各一台;海尔牌电冰箱一台;台式电脑一台;雪花呢大衣一件;中档羽绒服长短各一件;西装三套外加领带七八条;摩托车和汽车零台……删节号后边都是些扔掉未必有人拣的东西。

与我有关的书籍:

这是我读过的“封资修”书籍。

《三国演义》、《西游记》、《红楼梦》(好像没读完)、《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罗通扫北》、《杨文广征南》、《黄爱玉上坟》、《狄仁杰赶考》、《马寡妇开店》、《战争与和平》、《复活》、《安娜卡列尼娜》、《父与子》、《猎人的笔记》、《昆虫记》等,只有这项超过两位数字,这是我成为博而不专的杂家的参考书。

与我有关的成就:

这是我颇感欣慰的一点成绩。

从我执教以来,累计教了5千多名学生,他们中多数人并不讨厌我这个老师;出版了超过两位数字的专著和科普读物;作过几十场掌声热烈的报告。

关于成就,仅此而已,不过也并不感觉遗憾和羞愧,因为不管多么伟大的人物,其成就而言,决不超过长长的一句话,比如,号称武帝君的关羽,也不过是“过五关斩六将”,外加大打折扣的“走麦城”。再比如,现代中国一个顶级伟大人物,他老人家一生的辉煌业绩,只不过是秋收起义、十年土地革命、五次反围剿战争、八年抗日战争、三年解放战争以及建国后直到文革的毁誉参半的政治活动。古今中外的伟大人物,尚且如此,像我们平头百姓,还奢谈什么成就呢?

与我有关的惨败:

这是我是一生真正的惨败。

俗话说“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作为男人我却恰恰选错了行。中学时代的我,为了满足考分第一的虚荣,我在学习上强迫自己全面发展。虽然从成绩看,文理双优,其实,我潜在的兴趣和才能(如果可以大言不惭地动用“才能”二字的话)在文科,而绝对不是理科。然而,当年高考时,为赶“向科学进军”的浪头,我竟然报考了一所综合大学化学系。

入学后,我立即发现了自己“误入歧途”,感到追悔不已。正在我大闹专业情绪的时候,班上一位小女孩宿命般地出现了,是她把我活活地“扣留”在化学系。就是这位小女孩,使我甘愿做出人生的重大牺牲,让我死心塌地放弃了视同生命的文学,同烧杯和试管打了二十多年交道。

这位小女孩,后来就成为我一双子女的母亲。虽然我们对自己婚姻都毫无怨言;但是,她的英年早逝,使我在哭天抢地地悲哀中幡然悔悟:“我不仅自己选错了行,而且还牵扯着一个聪明、善良的女人嫁错了郎!”。

自从她过世后,我不止一次地痛心疾首地想道:“如果她不嫁给我个只知道没黑天白日地工作,一点也不知道顾家的浑蛋;而是嫁给一个很顾家、很疼她的模范丈夫,她也不至于被家庭和工作双重重担压垮,也不至于那么短命……”难道这还不是我人生的惨败吗?

爱人过世后,我毅然决然地离开了那个让我想起太多太多往事的地方,于是就半路出家去登文科讲坛,在理科和人文的知识海洋中,肆无忌惮地搅起混水来……

灵魂佐士手游最新版

万能娱乐app

纵剑仙界官方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