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径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异径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是陆群我是纪检干部我没违反政治纪律0

发布时间:2021-01-21 14:54:31 阅读: 来源:异径管厂家

(刘春霞/图)

我是什么,我便拥有什么样的时代

我们先谈谈“是”是什么的问题。

《说文解字》里,“是”指的是夏至时分太阳走到空间的基准点上。由此,“是”引申出“正确”、“善”等含义。《淮南子》中有“立是废非”的说法。“是”还意味着“遵从、以之为法则”,《荀子》中有“不法先王,不是礼义”之语。

我们已经很少谈及“是”的上述含义了。尽管,“是”也许是我们使用最多的汉字。我是教授,我是政协委员,我是商人,我是官员……当人们习惯用这样的句子向别人介绍自己,却往往忘记了“是”字之前,是一个方方正正的“我”,而“是”字之后,是这些称谓应该正确遵从和恪守的职业法则。

这也就是南方周末为何以“我是”为纲,来编辑这一期报纸。我们让17位著名或不著名的人士来阐释“我”,更阐释他们的人生规则。他们或是“兢兢业业”,向内寻找本职工作的意义;或是“不务正业”,向外拓展人生价值的外延。无论向内还是向外,他们都在遵照内心的信仰和规则,确立自己的“是”,写下大写的“我”。

我是什么,我便拥有什么样的时代。

陆群: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2010年在新浪微博注册了“御史在途”账号,在全国纪检系统率先实名认证,重点关注反腐败、环境保护、食品安全问题。 (刘春霞/图)

我认为,批评官场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风理应受到提倡,与政治纪律不搭界。

2013年9月初,一贯形象神秘的中央纪委以开放的姿态走上网络并受到网民追捧(编者注:这里指的是新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而随着中央“八项规定”的出台,特别是河北省委常委互相批评的镜头在央视公开后,两年前被某些人视为“违反纪律”的公开批评行为,忽然变得有点时髦了。

2011年批评国家某局建特供农场和长沙县公安局拘留讨薪民工事件后,我的微博引起本系统一些领导的关注,要求我慎重发言的批示有不少。2011年12月,我在微博上委婉批评伍皓炫耀红河州广场和耗资数十亿的弥勒县某中学的问题,有领导认为我公开批评其他党员干部“是政治纪律不容许的”,要求我取消实名认证、停止在微博上发表任何与政务有关的观点。我认为,批评官场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风理应受到提倡,与政治纪律不搭界,所以并没有理会。稍感欣慰的是,短短一年多之后,全国纪检系统的官方微博如雨后春笋出现,并受到高层充分肯定。紧接着,中纪委也“上线”了。

不经意间,在湖南省纪委从事纪检工作已经19个年头了。我一直把自己的微博定位为“政务人员个人微博”,尽量处理好一名网友和一名政务人员的角色冲突。

纪检工作其实远没有人们想象的神秘。党的纪检机关的“主业”,是惩治和预防腐败,更通俗点说,就是治标和治本。治标就是严肃查办违纪案件,效果显而易见,只要通过官方公布的办案数量和案情,就可大致了解惩治腐败的成效。但惩治不是目的,反腐败的终极目标和最高目标,是有效预防腐败。所谓“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2009年底,我从机关文字综合岗位竞争预防腐败室副主任。在公开竞职演讲中,我为了说明预防腐败的重要性,点了湖南交通系统的名,认为高速公路招投标等环节存在严重的腐败问题,超过70%的高速公路标段存在围标、串标等违规违法问题。当时,有同事提出我的数字过于夸张。一年后,湖南高速公路系统腐败窝案被查,省交通厅先后有4名厅领导和一大批中层干部受到刑事追究。事实证明,“70%”的数据不仅毫不夸张,反而太保守了。如果湖南省交通厅能够早点发现自己“系统漏洞”,及时打好“补丁”,悲剧是完全能够避免的。

在纪检机关,预防腐败岗位相对于办案业务室来说,是比较枯燥的。因为预防工作的成效很难量化,很难感知。但工作总得有人来做。比如在刚刚发生特大腐败窝案的交通系统,我们就开展了一个预防腐败项目,督促其吸取案件教训,封堵制度上的漏洞,虽是亡羊补牢之举,但相对于过去规范多了,社会反响也比较好。

我偶尔会处理一些信访问题。十多年前我住在机关大院外面,每天上班进省委大院,几乎都能在大门口碰到上访群众,偶尔会驻足留意一下他们的上访诉求,碰到问题特别严重、特别可信的,有时就把材料收下了,尽自己所能帮助解决。后来住进大院了,工作也越来越忙了,在大门口与上访群众打交道少了,便偶尔处理一些媒体朋友转交的信访件和网络曝光的一些问题。这不是我的本职工作,但出身农村的我,深知老百姓反映个情况、伸个冤不容易。

推荐阅读:2014《南方周末》新年贺词

2014南方周末新年特刊内容全文汇集

舰队荣耀破解版

武胜安卓版

阴阳界官方版

远征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