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径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异径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政府频下军令状治污免职能否压制钢铁产能升降机

发布时间:2020-10-18 16:01:39 阅读: 来源:异径管厂家

也许是来自雾霾污染频现的压力不断增大,最近一段时间,政府官员对治污决心的表态也越来越严厉了起来。

1月18日,北京市市长王安顺在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朝阳区代表团的审议会场,提到了如果空气污染治理目标到2017年实现不了,“提头来见”的“生死状”。

一天之后,河北省省长张庆伟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又立下了“军令状”:河北省下定要过几年紧日子的决心,三年让大气质量有所好转,五年有所改善。钢铁、水泥、玻璃,新增一吨产能,党政同责,就地免职,必须执行。

一个个“生死状”和“军令状”,显示了政府层面治理污染的决心和魄力,也让一些被称为污染专业户的行业和企业再出一身冷汗——今年对环保执行不力企业的行政惩罚力度,估计会增强不少。

不过,也有行业内人士担心,依靠行政力量进行的压制,是不是治污之本?“不增1吨钢铁”是否能等同于“不增1吨污染”?这些疑问细想起来,似乎都不能很乐观。

以污染大户钢铁行业为例,钢铁产业的高耗能、高排放,被认为是空气污染的重要原因之一,而钢铁业内素有“中国钢铁看河北”的说法,2012年,河北的钢铁产量达1.8亿吨,每年的粗钢产量占全国的四分之一,而省内大大小小的钢厂很多都没有相关环保设施,因此也成为导致空气污染的重灾区。

为此,河北省已经制定了压减钢铁等产能任务的分解方案,到2015年底,河北省压减炼铁产能1447万吨、粗钢产能1586万吨,削减煤炭消费875万吨;到2017年年底,河北省共压减炼铁产能6672万吨、粗钢产能6726万吨,削减煤炭消费4034万吨。调整后全省钢铁产能将减少1/3。

而从去年以来,雾霾引发的大气污染等环保问题也逐渐开始与当地政府领导的乌纱帽联系在一起后,河北的钢厂发现,明察暗访和“突然袭击”的检查,甚至限电限产越来越多了,去年11月到12月的一段时间内,国内钢铁的粗钢日产量,也因此连续下降。

然而,在一阵拆除高炉和限电限产行动后,粗钢日产量又开始逐渐恢复增长,被迫限产的钢企也随着限电政策的结束而逐渐结束检修,只有一些小型钢铁企业,因为市场行情和资金紧张被迫停产。

的确,要想彻底淘汰现有落后产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比如河北省的钢铁生产大市唐山市就有钢铁生产企业400多家,从事相关行业的企业更是多达几千家,直接从业人员达百万以上,根据有关方面的测算,如果唐山市要完成2017年前“削减4000万吨”钢铁产能的任务,就有40多万的就业人员需要安置,几年内影响直接和间接税收370亿元,如果没有新的替代产业的发展,淘汰钢铁产能的后遗症也将巨大。

“这一轮地方政府对钢厂等高耗能产业的环保治理力度比以前加强了不少,但能否真正长期奏效、减下钢铁产能,最终还是要依靠市场力量倒逼。”一位行业内人士指出,目前的实际情况是,尽管钢铁行业充斥着“产能过剩”以及微利甚至亏损的说法已多年,但钢铁产能依然是在增加,毕竟很多项目在几年前就在规划,在建项目说停就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通过行政命令限制钢铁产能增加,可能导致的直接结果是产能产量的瞒报加剧,而不是真正的减少。

记者从中联钢获得的最新统计数据也显示,去年全国新增粗钢产能就达6900万吨,而根据在建产能和投产情况的统计,今年预计还将新增2700万吨左右的产能。

“对于新建钢铁项目,一个高炉就得几个亿的投资,企业不可能主动让投出去的巨资打水漂,而要想达到‘不增一吨钢’的要求,要么将新增项目强制关停,要么将落后产能强制淘汰,这些都需要更加明确的标准和执行力度,而不是盲目的‘一刀切’。”上述行业内人士指出,比如此前淘汰落后产能的标准主要是高炉等的容积,今后则应更多依据排放标准,对污染严重的企业持续跟踪,让此前在环保设施等方面偷工减料的企业,最终因为相关成本的上升失去竞争力,自然被市场淘汰。

东莞空调维修

愈创木酚磺酸钾

垃圾处理

相关阅读